甄鹏:毕福剑事件的隐私权分析
我国聚集 毕福剑事情有两个核心问题。一个是法令问题:拍照、传达毕福剑的视频是否侵略隐私权?另一个是政治问题:怎么点评毛泽东?这儿谈法令问题。 隐私权一直是我国社会的焦点。我评论过的 我国聚集毕福剑事情有两个核心问题。一个是法令问题:拍照、传达毕福剑的视频是否侵略隐私权?另一个是政治问题:怎么点评毛泽东?这儿谈法令问题。隐私权一直是我国社会的焦点。我评论过的比如有:2008年陈冠希不雅观照事情,2012年方船夫私信事情,2013年钱钟书信件事情,以及2015年香港便溺事情。走漏隐私有两种状况:一种是自动型的,例如经过监听、监督等手法获得当事人的隐私;另一种是被迫型的,即当事人自己揭露的。当事人自己揭露也分两种状况:当事人向社会揭露;当事人向特定人揭露。容易发生争议的是后者。当事人向特定人揭露后,特定人再向其他人或向社会揭露,侵略原当事人的隐私权了吗?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。只要看一点,信息的接受者(听众)是否有保密的责任。是否有保密责任有两种状况。一种状况是法令或职业道德的要求。例如,国家司法人员和律师对当事人的隐私、医师对患者的病况、记者对采访目标不肯揭露的隐私有保密的责任。第二种状况是合同上的保密责任。例如,当事人要求听众不得走漏,听众容许了。假如当事人提出不得录音和录像、不得别传的要求,而听众没有表态,则他们没有保密责任。由此可知,饭局的参与者对毕福剑的言辞无保密的责任。更可况,毕福剑参与的是一个人数较多、联系并不密切、有外国人在场的宴会。这归于毕福剑向特定人揭露。即便是近亲老友,听众也无保密的责任。毕福剑事情的特殊性在于,听众不是一般的口头走漏,而是录像(录音)了。丁金坤律师说:“德国刑法第201条的损害言辞隐秘罪,未经赞同,运用第三人非揭露言辞的判刑,但为了公共利益在外。”他供给的德国刑法条文包含“将他人不揭露的言辞加以录音”。前面现已分析了,毕福剑自己向特定人揭露,不是“不揭露的言辞”。学者仝宗锦再次提出他的“打电话”理论。他在香港便溺事情中提出过这个说法,我批判他类比失当。他现在说:“某人在商场里打电话,你在周围听到企图录下来并放到网上,那么也是侵略隐私权。”这种状况应辩证分析。假如这个人打电话声响很小,没有影响他人,他人悄悄接近录音并传达,侵略了隐私权;假如这个人打电话声响很大,周围人都听到了,这时有人录音并适度传达,不应当确定侵略隐私权。有人说这是一种“告密”行为,并举了武则天年代、毛泽东年代、东德的比如。“告密”法令上叫“告发”,是一项公民的宪法权力。并且,只要向国家机关提出才干叫告密或许告发,单纯地在互联网揭露不算。告发也分两种状况:对违法乱纪的告发和对政治问题的告发。无疑,咱们应当支撑前者。我不支撑就政治问题进行告发。这是程平源事情中,我批判学生告发教师的原因。当代我国不是老练的民主、法治国家,但也肯定不是武则天或许毛泽东年代了。批判几句毛泽东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对毕福剑事情的过度反响,有如文革重现,是被虐待妄想症的体现。儒家讲“慎独”,意思是人前、人后一个样。大丈夫敢说敢当,这才是毕福剑应当做的。关于揭露或许不揭露的说话,我的观念是共同的。除非有法令、职业道德或许合同上的保密责任,揭露他人的说话是一项公民权力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会判别揭露后是否会损害当事人的权力,三思而后行。这主要是一种道德上的考量,而非法令上的责任。作者是我国山东大学学者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